64.第 64 章(1/2)

从北京回来, 孟向怀就没有休息的时候, 天天不是在公司加班,就是在公司开会。

苏满满也是差不多的, 她虽然请了人来帮忙, 可很多事情, 还是要她决策的。

她们两个人忙的像陀螺, 赵舒一个人带两个孩子, 就有些累了。

看着赵舒短短几天就瘦了一圈, 苏满满提议, 找个保姆来。

“那怎么行?”赵舒根本不答应,“保姆哪有自家人好,谁知道她会不会暗地里折磨我的乖孙孙?”

苏满满失笑,“娘,我请保姆,主要是给咱们家做家务的, 至于安安和小宝, 自然是要拜托你, 我可不放心别人。”

“还是算了吧!我又不是不能动, 哪里要保姆?”老一辈的人, 就是如此逞强,为了节省点钱, 什么都想自己做了。

苏满满见赵舒一直犹豫, 干脆一锤定音, “娘, 你就别管了,人我已经请了,还付了三个月的钱,要退了也退不了钱了,你就让那个人先做着吧!”

事实上,苏满满是骗赵舒的,请保姆只是她突然想到的,根本没来得及请人。

不过看赵舒的态度,是说不通的,苏满满也是为了不让赵舒太累,才骗她的,纯粹是善意的谎言。

果然,知道苏满满先斩后奏,赵舒说她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却没再说不让保姆来的话了。

苏满满雷厉风行,第二天就去家政公司找到一个三十岁左右,手脚勤快的保姆。

有了保姆,赵舒果然轻松了许多,家里的一切都不要她做了,保姆还能帮她带带安安。

至于别的,有赵舒在旁边看着,保姆根本不敢起别的小心思。

渐渐的,赵舒习惯了保姆的存在,即使三个月后,她也没说要让保姆走了。

就这样,到了安安三岁的时候,苏满满已经建了厂房,光女工就有上千人。

这上千人,还只是做普通人的衣服,苏满满的公司已经做成了一个服装品牌,也不拘于刺绣了。

苏满满还另外有上百人的团队,这个团队主要做的就是定制,里面的每一个人,做衣服的手艺都不错,刺绣也很好。

苏满满也早已开始充实自己,她的公司越大,她就越觉得自己文化太低,管不了公司,眼界也有点低,于是她说动了孟向怀,两个人一起白天工作,晚上请老师上课,现在,他们两个已经自考上了大学了。

考上大学以后,苏满满学到了很多,刺绣更上一层楼,眼光也更高了,设计的衣服也更好看了

但自己一个人,明显是不成的,于是苏满满又招收了设计师,由设计师设计衣服,她来把关。

公司越来越好,这时,电视机的黄金时代来临,全国有三分之一的人家有了电视机,苏满满瞧中了明星效应,忍痛花钱请一个港地的大明星拍了广告。

钱虽然花的多,效果却很好,广告之后,全国差不多有一半的人知道玉绣阁。

哪时候人们的思想,大部分都觉得,只要是上过电视的,就应该会很好,于是,玉绣阁上了一个新台阶,就连外国,也有了订单。

有了名气,苏满满再接再厉,用公司贷款,在全国各个省份都设了分店,生意蒸蒸日上。

这个时候,苏满满没被胜利冲昏了头脑,反而更加严重把控质量,如此,玉绣阁的衣服,质量好,样式好,价格即使普通人民也承受得起,玉绣阁自然更加出名了。

至于刺绣,因为手工太慢,苏满满只能一直定制,这时候衣服最火的样式其实是国外如香港,英美衣服。

苏满满从中吸取经验,中西合璧,定制出的衣服,既漂亮,又带有国家特色,许多人都喜欢上了。

又过了两年,公司发展已经差不多了,苏满满就先稳着了,一口气也不能吃成个胖子,再继续像前几年的话,对公司有害无利,总不能只顾前,不顾尾。

而这几年,孟向怀也没闲着。

他又给公司舔了新的路子,那就是搞房地产。

当初,孟向怀在首都买了两套房子,结果没到两年,价格就翻了一倍。

孟向怀见识到了房地产的利润,动了心思,就把自己的资金投了进去。

孟向怀也不是盲目的投,他事先就请了专业人士,设计好看的户型,还有位置,也选在了人流量大,交通方便的地方。

考虑到了方方面面,孟向怀花了大笔的钱买了地,又花了大笔的钱,和和气气的请走了拆迁户。

期间,各种材料质量他都严格把关,等房子建成,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这房子好,房子很快就卖完了。

这一次,孟向怀的身价直接翻了三倍,尝到了甜头,孟向怀再接再厉,继续买地皮,建房子,彻底成了一个房地产商人,后来身价更是排上了全国前几。

觉得钱赚的差不多了,孟向怀和苏满满的脚步慢了下来,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家人。

赵舒年纪已经大了,年纪的时候她拼命干活,伤了身体,现在三天两头就生病。

原本繁忙的儿子媳妇现在每天都陪着她,她苍老的脸上笑容都多了许多。

清明时节雨纷纷,这次清明,正好苏满满和孟向怀都有空,赵舒就要求他们和自己一起回老家扫墓。

朝阳公社现在已经是朝阳镇了,和前些年比起来,朝阳镇变化很大。

脚下的路已经从原来的泥巴路变成了水泥路,村民的房子大部分都变成了砖瓦房,远处五层楼的学校里面尽是欢声笑语,这些都是苏满满和孟向怀带来的。

路和学校是苏满满和孟向怀出钱建的,村民们有的在孟向怀的公司工作,有的在苏满满的公司工作,每个月都有收入,日子自然好了。

不仅如此,孟向怀和苏满满还在镇上县城建了孤儿院,养老院,免费收留无家可归的孤儿和老人。

而这项事业,孟向怀和苏满满打算一直继续,直到没有能力那天。

除此之外,因为公社变成了镇子,每逢一三五都有集市,在家的村民们要么种地种菜卖,要么做点小生意,日子自然好。

村民们也牢记孟家的大恩,见到孟向怀他们回来,听到消息的都涌上来和孟向怀他们打招呼。

并且每人手里都拿了东西,不是一只鸡,就是一只鸭,或者一把菜,一根葱。

孟向怀他们是不肯要的,不过这些村民多半都是丢下东西就跑,孟向怀总不能一个个送回去,只能接受了。

这个时候,最高兴的就是赵舒了,儿子有出息,被全村人尊敬,她骄傲啊!只有她赵舒,才教出了这么一个好儿子。

孟向怀他爹和几位老祖宗的墓早已被另外修葺过了,材料全部用大理石,修得很豪华。

赵舒平静的给孟向怀他爹烧纸,眼神中尽是悲伤。

即使人都死了这么多年了,赵舒连自家老伴的脸都快记不得了,可她依旧记得,老伴当初对自己的好。

“向怀,你们等我死了,一定要把我和你爹埋在一起,让我们俩作伴。”

“娘,”孟向怀不太高兴,“你说这些还太早了。”

“不早了,”赵舒望向远方,“差不多了。”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