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章 番外:戒指(2/2)

“啊?”

“我把它送给René了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你知道这戒指是奶奶打算送给孙媳妇的,她送给我,是为了让我找个女人……你知道的,她一直不接受René。”

这个我知道。爷爷和奶奶都不大接受René,一直不让René进家门,说起René在沥川家的血泪史,那也是比天高比海深呐。

“那我……去找René说说?”

“去吧,他肯定会借给你的。”

“太好啦!哥,太谢谢你啦!”

我蹬蹬蹬地往外跑,被霁川一把揪住:“往哪里去,他就在书房。”

René在书房里打游戏,正玩着热火朝天,看见我,将耳机拿掉。我三言两语说明来意,René不屑地哼了一声:“那个戒指啊。”

他随手从桌上翻开一只大大的笔盒,里面放着一大堆铅笔、裁刀、橡皮之类,那只戒指很随便地扔在一个脏兮兮的角落里。

我瞪大眼睛:“René,奶奶给你的价值连城的翡翠戒指你就这么扔在笔盒里吗?”

他将戒指扔给我:“更正一下,首先,奶奶没有给我,只是给了霁川。奶奶一点也不想送这个给我。她想用这个逼霁川去娶一个女人回来。”

我刚想接话,他打断我继续说:“既然你的丢了,就送给你。”René的嗓音里有一股悻悻之意。

我连忙摆手:“只是借用,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敢收!就用一天,奶奶大寿一过一定完璧归赵!”

看见我紧张的样子René拍了拍我的肩:“不要紧张,小秋。奶奶眼花,她不会看出这两只戒指的区别的。”

区别?有区别?

我的心咯噔一沉。

“等等!这两只戒指不是一对吗?应当是一模一样的吧!”

“差不多是一样的。只是……一只是龙,一只是凤。”

我快哭了:“这叫差不多?龙和凤有天壤之别好吗!就跟我和你的区别那么大!”

“金子那么闪,看着都眼晕,谁会细看?”

“奶奶不是工笔画家吗?”我欲哭无泪,一口气憋在胸前,差点晕倒。

戒指拿到眼前,果然,金托子上刻的是一条张牙舞爪的龙。虽然围绕着那块玉,但熟悉的人一眼就能瞧出形状有异。

我沮丧了,将戒指还给René,低头往外走。

“哎,小秋——”

“我还是向沥川坦白了吧……希望奶奶能原谅我……”

可是,我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出来。

我郁闷地回到家中度过了一个不眠夜,沥川以为我感冒未愈,心情不佳,也不敢打扰我,逗我说话我也不敢多答,生怕无意间带出了这个话题。

就这么过了三天,周五沥川去了公司,我打开电脑却无心工作,心中思忖如何向奶奶交待,René突然造访。

“给,你要的戒指。”René将一只锦盒递给我,“我找人把那上面的龙给融掉了,改成了一只凤。我有个朋友是珠宝设计师,专干这个,我特地对了照片,应当看不出差别了。”

我怔怔地看着René:“可是,你的戒指就没了……”

René苦笑:“这戒指本来就不属于我,奶奶也从没说过要给我,你要喜欢,就留着吧。”

“不不不,只是借用!奶奶年纪大了,我怕她难过。”我小心翼翼地将戒指戴到手上,轻轻地叹了一声。丢失了才觉得它真好看,金凤环抱中一点通透欲滴的翠色,制作它的人想必也费尽心思吧,“后天的寿宴……你会去吗?”

“我没有收到邀请。”他淡淡地说,“Enjoy。我和霁川都不希望你因为一件小事不开心。”

父亲从小就告诉我,不要撒谎。因为一个谎言会导致另一个谎言,最后形成无法控制的局面。虽然危机暂时免除,我仍然十分堤防沥川看出端倪。所幸手里的这只“仿制品”并没引起沥川更多的注意。我们一起商量了奶奶寿宴的各种细节,准备好了送给奶奶的礼物,就在去爷爷家的路上,沥川忽然不经意地说:“你相信吗,小秋,爷爷奶奶终于想通了。这一次他们居然邀请了René!”

我一下子呆住。

在门廊遇到了一身正装,一脸紧张的René,我一把将他拽到一边,将戒指脱下来,塞到他手中:“René,头一回正式见奶奶,戴上这个!”

“不用,你比我更需要!”

“奶奶好不容易邀请你,这说明了她的态度,戴上这个可以讨好她。”

“那你怎么办?”

“奶奶要是问起来,我只好承认。”

“别,别,别,千万别!老一代人很看重这些,她会生气的。”

“再怎么生气我也是她的孙媳妇,生米煮成熟饭了,你就不一样了……”

“我是男人,带这个东西干嘛,也不像嘛!”

我把戒指强行套进了René的指头:“戴上,本来就是你的!”

就在我们鬼鬼祟祟、推推搡搡之际,沥川看见了,诧异地走过来。他的目光已经注意到了René手中的戒指。我还没来得及张口就听见René说:

“沥川,我借下小秋的戒指。……我的那个弄丢了。……你介意吗?”

沥川微笑摇头:“怎么会?戴上吧,奶奶会高兴的。”

René戴上,向我看了一眼,深吸一口气,我佯装平静:“是啊……就是要你戴上嘛,一定会有好效果的!”

沥川揽住我的腰,指了指戒指:“可惜是只凤凰,希望奶奶不要看出来。”

“不会的啦,老人家眼花啦……”

我的腿在发抖,身子也在发抖。沥川担心地看着我:“小秋,你的感冒还没好吗?”

我绝望地摇了摇头。

老人家这回没有眼花。

餐桌上,奶奶让我和René一左一右坐在她身边。在头顶的一只射灯下,René的这只戒指十分吸引眼球。

“René,不要戴小秋的戒指,这是我送给小秋的。”

René尴尬地一笑,正要回答,奶奶又说:“你看我送给小秋的那对镯子,是一块玉料上切下来的,她戴上去,正好一套,多好看啊。”

“奶奶,请听我解释。”我终于鼓起勇气承认,“这只戒指的确是René的。”

“不对,这是你的,上面是一只凤凰。这是一对龙凤戒,霁川的那只上面是一条龙。”奶奶说。

René连忙说:“我的那只丢了,所以只好借了小秋的这只。”

“不不不,是我的丢了,René好心借给我……”

“不,是我的丢了!”René说。

“我的丢了!”我大吼一声,“是我——”

“你们不要争了,”沥川忽然插口:“是我一不小心把小秋的戒指弄丢了。”

所有的人都看着沥川,包括奶奶。

沥川眨眨眼:“是这样,我去一家餐厅吃饭,吃到一半,头昏了一下,醒过来就发现戒指没了,手表没了,钱包也没了……”

奶奶的脸色变了:“头昏?沥川,你没事吧?什么时候的发生?看医生了没有?要不要紧?”

然后奶奶那双手就在沥川的脸上摸来摸去,仿佛他的头上有一个洞……

“不要紧,药物副作用而已。”沥川沉痛地说,“可是,一想到丢失了奶奶心爱的戒指,我还是挺难受的。”

演得太像了,隔着桌子我不由自主地拧了一下沥川的胳膊。

沥川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。

“难怪这几天沥川你都没有笑容……”我加了一句。

“可怜的孩子,戒指值几个钱呀,哪有你的命值钱啊!”奶奶的声音都急了,“所幸他只是图财没有害命!会不会得忧郁症?嗯?”奶奶关切地看着沥川,掏出手机,“我认识一位心理医生,打个电话,你见见他……”

“不用!”

“沥川,千万别想这只戒指,奶奶还有别的戒指,你等等,我那儿还有一对蓝宝石的……”

大家面面相觑地看着奶奶一阵风地消失了,又一阵风地出现了。

她从一只锦盒里拿出一对戒指,给了我和René一人一只:“好吧,戴上这个,就别担心那个了,好吗?这世上总有些东西会消失的,但亲人的关心和爱永远不会!”

我看着沥川和René,还有不远处不动声色的霁川,笑了。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