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章 番外:戒指(1/2)

不知道天下所有的兄弟是不是都这样,从小到大争吵不断。

我逛了商场拎着一大堆东西到家,在玄关里就听见沥川和霁川的争吵声。两人的声音都不高,语速都不快,一人手端一杯咖啡坐在沙发上似乎在聊天。可是,他们的确在吵架,而我,躬逢其盛。

“……霁川,你不能买那家酒店。太贵。如果酒店的年平均房费是每天每间一百块,那么每间房的投资要低于十万,才能挣到钱。”沥川说。

霁川不以为然地摇头。

“当初迪斯尼在Anaheim建迪斯尼乐园,他就只建了一个公园,结果发现公园带动周边宾馆财源滚滚。我看中的这家酒店在儿童主题公园附近,入住率不会低于百分之八十。”

“一般来说,酒店入住率保持在65%才能收支平衡,这么高的入住率,人家还不赚疯了,还会卖给你?”沥川的眉头打着节,冷笑。

“他看中了一家石油公司,想把钱弄出来转手做石油。而我超喜欢这家店的装修风格,我们接手之后都不用大改。”霁川的嗓音颇具诱惑,“沥川,你应当明白,无论我们接多少个酒店设计,都不如开酒店挣得多,挣得快。”

“二十年前,四季酒店的每间房平均投资近一百万,意味着住一晚要交一千块,酒店才能运营。这可是二十年前,够高端够豪华吧!结果呢?破产了!”

“那是个案,个案。这家给我们的价格真的很好!”

“那是给你的价,我不买。”

“沥川,钱,你已经借给我了。”

沥川目瞪口呆地看着霁川:“Oh, My, God!你说你是去买块地建酒店——这我没意见。”

“我改主意了。”

“我要跟银行打电话。”

“钱转账了。”

“I can't breathe!(译:我没法呼吸了!)”

“Come on,沥川,拿出点投资的胆量来。”

“我要参与谈判!”

“谈判我主持就行了,你坐在旁边妨碍我杀价。”

“王霁川!钱是我的!”

“沥川,听我说——”

他们终于看见了我,两个人同时闭嘴,站了起来。沥川走过来接过我手里的购物袋,端详了我的一下。

“怎么了?”他问。

“没,没什么。”

“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白?”

“扑了粉。”

“声音也哆嗦……”

“感冒……”

他摸了摸我的额头:“还好,没发烧。”

霁川拍了拍我的肩,笑:“晚上去我家,René做烤鱼。沥川——刚才的事,你可以听听René的意见。”

“我的钱,需要听别人的意见吗?”沥川的嗓音不高,但明显地不耐烦。可霁川的脸上依然有笑,只当没听见。

我知道这兄弟俩常常吵架是嫁给沥川以后的事。在这个问题无论是沥川还是霁川都不肯发扬一下绅士风度,不得不说,沥川气焰尤盛,从来不让霁川。

见沥川一脸不悦,霁川脑袋一缩,假装看表:“我有个会,先走了!”

他忙不迭地溜了。

我到沙发上坐了下来,静静地看着沥川。

沥川很少发脾气,也不爱争论。不过他爱较真,一旦触到底线他比谁都难说服。他递给我一杯咖啡,忽然说:“别担心。”

“担心什么?”

“我在投资上十分谨慎,这不是一笔大钱,就算有去无回也不会影响到我们退休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晚上别去霁川那里了,去看看爷爷奶奶吧。”

“改天行吗?我,头昏……”

沥川吓了一跳:“头昏?要不要看医生?”

“不要紧的,可能是累了,躺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沥川凝视着了我的脸,半天,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

我的心咚咚乱跳:“没有。”

其实我想说,是的,出事了,我把订婚戒指弄丢了。

按照西方惯例,沥川送给我的订婚戒指之价值大约等于他一个月收入的三倍。可按照王家的传统,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订婚戒指。有一天,沥川的奶奶神神秘秘地将我带入一间装满古董家具的房间,掏出一把古铜钥匙,打开了一个枣红色的描金漆盒。

我发现漆盒上密密麻麻地画着很多嘻戏打闹的小男孩。

“这叫‘百子漆盒’,”奶奶说,“是我的爷爷留给我的。”

沥川的奶奶是位慈祥微胖的老太太,话不多。听René说,沥川的好脾气主要来自她的影响。她郑重地从漆盒里拿出一枚绿玉戒指,亲自戴到我的手指上。

“这是上一代的老物件,别看它土气,比沥川送你的那个值钱。”

我打量了一眼手上的戒指,当中一块翠玉,纯金的托子刻着一只凤凰,式样精致繁复如宫廷饰物。“有钱不识金镶玉”就是指这个吧。

后来爷爷告诉我,奶奶是特地去银行将这个首饰盒从保险柜里取出来的,可见价值不菲。我戴给沥川看,沥川不以为然:“你会喜欢这种样子的戒指吗?”

“喜欢啊,”我说,“戴上去有一种历史感,一种皇贵妃的感觉油然升起……”

“至少说明奶奶喜欢你,”沥川说,“因为这个戒指她经常提起,我却从没见过。我一直以为它只是一个传说……”

而这传说中的戒指居然,居然就被我弄丢了!我甚至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不见的。早上我戴着它去购物,在商场里乱转买东西,其间上过一次厕所,做过一次头发。可是等我回到车上,就发现戒指消失了。于是,我报了警,商场的保安陪着我找了三个半小时还是一无所获。他们就事论事地做了登记,说若有发现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我云云。当地人可能不了解玉的价值,但那纯金的托子,气度不凡的工艺,一见即知是个值钱的艺术品。

我开着车失神落魄地回家,差点闯了红灯。

躺在床上闭眼回忆丢失戒指的点滴细节,一无所获,惆怅得胃疼。沥川坐在床边的一张书桌上,正专心地画着设计图。

“沥川你去上班吧!”

“那怎么行,你不舒服,我在家里陪你,已经请假了。”

“我其实只想睡一会儿……”

“睡吧,保证不吵你。”

我闭上眼,沥川忽然想起了什么:“对了,奶奶下周八十大寿,买什么礼物?我已经订好了蛋糕,霁川说请厨师到家里来做家宴,你看好吗?”

我惊恐地看着他。

“奶奶说,她那里还有一对玉镯,和送你的戒指是一块玉料切下来的。她一定要送给你……”

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沥川。

是的,我想死,现在就想去死!

“嗯。”

当我悄悄找到霁川,把这一切全部告诉给他之后,霁川也就嗯了一声。

“哥,我该怎么办?”我可怜兮兮地看着他。

“丢个戒指有什么了不起的,不用怕,你要不好意思说我来帮你告诉沥川好了。他不会介意的。奶奶我也可以帮你去说。”

“他是不会介意,我介意,奶奶也会很介意的。这戒指是你们的传家宝,就算拿去卖,也不便宜啊!”

“已经丢了你还想它值多少钱干嘛,不是凭白添堵吗?”

“可是,没有这个戒指我真的不敢去奶奶家,真的!哥,你给想个办法吧……先别告诉沥川……”

霁川皱着眉头想了想,眼睛一亮。

“其实这戒指不只一个,而是有一对。”

“有一对?另一个在哪儿?”

“在我这儿。”

“哥,借我戴一天成不?我就戴着它去参加奶奶的寿宴,寿宴结束立即归还!我发誓,我会像爱护生命一样爱护它!”我觉得我的声音有点神经质,而且说这话时,紧紧抓着霁川的袖子,仿佛他不解决这个问题我就不放过他的样子。

“嗯……”他的脸色忽然腼腆了起来,“我说它在我这儿,其实也不是在我这儿。”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