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章(2/2)

René说:“嗯嗯,我和Alex是大学同学,我们还同寝室,是哥儿们。我先认得的Alex才认识了Leo。Alex病的那阵子我在大学教书,比较清闲。再说,Leo根本忙不过来,只能是我了。照顾倒谈不上,他身边都有护士。我就是去跟他聊天,读Email。”

我问:“那么,沥川他病了很久吗?”

René顿时警惕了:“嗯嗯。你别再想从我这里套话了。”

沥川真幸运啊,有René这样好的朋友,我赶紧谢他:“René,谢谢你替沥川读Email。我知道不容易,看我学英文学得那么辛苦就知道你不容易。”

René打出一个腼腆的笑:“不谢啦。想当年,若不是为了Leo,我也不去学汉语。现在倒好,我的设计风格全成东方的了。Leo自己会中文,却抛弃祖先文化,搞后现代,没天理呀!……对了,Alex淋雨的事儿你可不要跟Leo说哦。Leo是暴君,很bossy的。现在Alex病了,王家的事情都是Leo说了算,他更加bossy了。”

怎么会呢?其实我对霁川的印象很好,甚至觉得他比沥川还要温和。而且,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霁川非常照顾沥川,虽然有时也吵架,都是好意。

我赶紧问:“René,那你告诉我,以后和沥川在一起,要注意些什么?我很怕沥川再生病!”

René这回很高兴,屏幕上字母欢快地闪着:“真是好丫头!唔……不要让他着凉,不要让他受伤出血,不要让他摔跤,不要让他和病人接触,不要让他去人多的地方。吃饭前要仔细洗手,刮胡子不能用剃须刀。……”

长长的一段吩咐,看来René和沥川待在一起的时间真是不短,居然知道得这样详细。

我把他的话copy+paste到文本文件:“记下了。那吃的东西呢,有没有要注意的?”

René在那头说:“我想想……为摄入足够的维生素,他一天至少要吃两种水果,三种蔬菜,少吃盐,少吃油,少食多餐,可以吃少量瘦肉和鱼。还有,多吃新鲜的菠萝。——其实这些都不用你操心啦,Alex有自己的厨师,按营养师的配方给他做一日三餐。最最重要的一点:绝对不能碰酒,一滴也不行。”

冷不防我嘲弄一句:“哎呀,真是公子哥儿,这么多人伺候着。”

“没办法,自从Alex生了病,他们全家人都小心翼翼的。其实Alex自己倒是满独立的,一回家就不行了。有爷爷奶奶的叮嘱,一群人围着转,生怕有闪失。Alex自然是有空就往中国跑……在北京他自由嘛。”

岂止是自由,简直颠倒过来了。在北京的时候,一直是沥川照顾我,住在一起时都是他起来弄早饭。我很小就开始做家务,因为我爸生活能力特差,碗可以几天不洗,被子从来不叠,家里总是乱得跟狗窝似的。我姥姥说,我爸在上海的家里有保姆,他自己除了读书和教书什么也不会,连借个榔头都要我妈去敲门。我因此郁闷地以为将来我嫁出去了,也逃不过当煮饭婆的命。想不到还能过上被人照顾的日子,顿时幸福得找不着北了。把这些告诉沥川,沥川还心疼了半天,说我从小太受苦,上帝都难过了,特意派他来照顾我。他一定会好好地照顾我一辈子。我当时没把这话往心里去。自从我妈去世,我就悄悄地相信了这样一条真理,哪怕是你最亲近的人,最终也会离开你,一去不复返。

果然,沥川这话说了刚刚两个月,他也从我面前消失了。

那一年的上半年,我的情绪就像坐了翻山车,忽上忽下,被喜悦和悲愤轮番折磨。

这个世界,只有沥川有能力让我最幸福,也只有沥川有能力让我最痛苦。没有任何其他人可以同时做到这两点。

想到这里,我忽然问René:“René你说,我和沥川应不应该在一起?”

René立即回答:“当然应该啦!不过安妮,我得告诉你,Alex这小子从小就格外倔,拿定了主意就不回头。连他爸那样的倔老头儿,见了他都避让三分。好啦,我得去看一下我煮的汤,等会儿过来。”

我坐在椅子上,盯着空空的屏幕,想着René先头的一番话,心明明是空的,又觉得有几千斤重,坠在那里,无处着落。只觉自己仿佛坐在某个时间的入口处,背后是个深而无底的黑洞。而我的任务,就是要挡住这个洞口,不让沥川从中间滑走,从我面前彻底消失。

我能挡住吗?

那五年沥川一定病得很重,一定卧床了很久,他都不能自己用电脑,还需要旁人念给他听。那会是什么病,我已经没有勇气猜测了。也许,他已经到鬼门关里走了好几圈了……所以,他不肯告诉我,因为他不肯拖累我。

森森然,我浑身冰凉。不得不跑到厨房去,倒一杯热水暖和一下。

回来时,橙黄色的消息框又闪了,René回来了:“刚才说到哪儿了?”

“说到沥川很倔,霁川很bossy。”

“也不是bossy啦。霁川只是主意比较多,往往也比别人的好,所以老想让别人听他的。”大概意识到说多了霁川的坏话,René连忙补救。

“是啊,霁川挺好的,我挺喜欢他的。”

“那你,安妮,为什么不来瑞士?”René问,“沥川出院了你就来瑞士好不好?我调你来瑞士总部,发给你和沥川一样多的工资。”

我禁不住笑了。几年前我和沥川在一起的时候,沥川多次问我愿不愿意跟他一起去瑞士渡假,长假短假都可以。我一次也没答应。有点不好意思见沥川的家人。其实沥川有自己单独的住处。但听他平日聊起来,好像走亲戚、逢年过节去爷爷奶奶家、外公外婆家、伯父家、叔叔家、舅舅家、姨妈家和一大堆堂兄堂姐表弟表妹们出去泡吧、旅行、滑雪在他生活当中是件很重要的事……我有点吓到了。

“我……外国人嘛……不习惯。再说,我又不会说法语和德语。”

“他们家所有的人都会说英语呀,而且老一辈的也全能说中文。”

“嗯……我也有点怕见老一辈的。”我的脑子,不时闪出《孔雀东南飞》里的句子。

“别怕别怕,王家女孩子少,老一辈的都很慈爱,尤其是对女孩子,尤其是对沥川喜欢的女孩子。他们疼你还来不及呢。”

René这样说,好像我是沥川家的儿媳妇似地,我不禁又郁闷了:“别说了René,沥川和我已经over了。现在他身体不好,我不想让他难受,他让我over我就over吧。”

那边急忙打出一个磕头如捣蒜的动画小人:“安妮你千万别和沥川over,我们全家人都求你了!”

我忽然觉得对方的语气有点不对头:“哎,你是René吗?”

停顿几秒,对话框里跳出一行字:

“我是霁川,René在洗碗。有洗碗机他不用,真是个Helpless DIY。对这种人,岂能不霸道点?”

霁川大哥呀!!!我的口张得大大的,震住了:“你……你几时上来的?”

“我逗你玩的呢。René让我过来看一眼,有没有新的消息。我刚上来,小秋,你加我的MSN。”

头像换成了一只猫头鹰,个人签名上有一行字:

“I’m not bossy. I just have better ideas.(译:我不是专横,我只是比别人有更好的点子。)”

我飞快地敲字,直入主题:“霁川哥哥,我可不可以现在去瑞士,看看沥川?”

那边,停了很久。接着,显示出一行字:“我们都盼着你来。可是,沥川绝对不会同意。他不愿意在这种时候见你。”

见我长久不说话,霁川又敲来一行字:“如果沥川愿意见你,六年前他就不会离开你。”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