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章(2/2)

“是的。萧先生是消息灵通人士。”

“以前在国家通讯社工作。恭喜恭喜!怎么样,我的干将安妮表现不错吧?”

“非常好。谢谢你们推荐她来CGP。”

萧观摆摆手,笑着说:“九通和CGP是什么关系?当然是给你们挑最好的。王总有车接吗?我可以开车送你。”

“谢谢,不用。我自己坐出租就可以了。”

“那我就不客气把安妮拐走了。”萧观大大咧咧地抢过我的行李,提在手中。

“没问题。安妮需要好好放松一下。”沥川淡淡地说,“再见。”

“再见。”

在去停车场的路上,萧观说:“你受什么打击了,两只眼睛肿成这样?”

“马蜂蜇的。”

“嗤,撒谎也要讲科学,冬天哪里有马蜂?不是哭鼻子哭的吧?什么事那么严重,让你哭成这样?”

“不关你的事。”心情不好,讨厌他穷追猛打地问。

“给你发了邮件也不见你回,对我这个上司也太怠慢了吧。”他打开车门,示意我坐进去,“发现没,我换了辆新车。”——是辆奥迪的小跑车,车里散发着真皮的气味。

“是吗?”我对汽车没研究,也不记得他以前开的是什么牌子。

“才买一星期就吃了两张单子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超速。”

然后,他讲了足足十五分钟的奥迪。各项性能、各项指标、和其它同档车的比较,我听得索然无味。

“那个王沥川,你跟他熟吗?”

“一般,工作关系。”

“他这人好说话吗?”

“还行吧,不大了解。”

“我看上了一个项目,钱凑得差不多了,想拉他进来做个投资,主建筑也想找他设计。”

“那你得自己去约他谈。”

“先不着急。”他说,汽车一拐驶入一道小街,“这里新开了一家苏菜馆子,听说师傅手艺不错,一直想来尝一尝——我老家在苏州。你感兴趣吗?”

“怎么好意思让你请客?”

“跟我客气啥?”

停了车,我没精打彩地跟着他进了饭馆。放眼一看,门面虽然不大,里面装修异常考究。服务小姐穿着清一色的缎面旗袍。

其实,除了沥川,萧观是第二个单独带我出来吃饭的男人。不得不说,这个世界的男人和女人一样千姿百态。我不禁想起了沥川要我move on的那些话。然后,我在心里不停地对自己说:move on,move on, move on...

菜单来了,萧观问我要点什么。我对苏菜没什么印象,就让他替我点。他三下五除二地点好菜,点了酒,我本来没胃口,苏菜又带点甜味,于是向服务员要了辣椒酱。

萧观这才意识到我可能不习惯苏菜:“对不起,忘记问了,你是哪里人?”

“云南人。”

“云南人,难怪喜欢辣椒。我是半点辣椒不能碰,一吃就呛着。上次去一朋友家,他太太是四川人,空气里有很重的辣椒味,我一进门就呛住了,到楼梯口里咳了半天才把气喘过来。”

“那你得离我远点儿,我无辣不欢。”我看着他,笑了。

“辣椒酱是个好东西,以后带你下馆子,我要记得随身带上一瓶辣椒酱。”

自我感觉真好,也不问问人家愿不愿意将就你。我在心里嘀咕着。对吃辣椒的人来说,“辣椒酱”这三字简直是羞辱。我对辣椒可不是一般的爱吃,最爱秋天最后一季的辣椒,味重、劲大、辣起来嘴不疼胃疼。

接下来,他开始谈这一年的国际新闻,美国股市、巴以冲突、原油价格、朝鲜核试验、泰国军变、欧盟对华政策。然后又开始谈体育新闻:意大利足球、NBA、一级方程式,温布尔登公开赛。我一个劲地听,一个劲地点头。真是好,省得看报纸了。怎么考研的时候没遇到这个人,时事题都不用复习了。

“你平日主要以什么为消遣?”见我半天不吭声,一个劲地点头吃饭,他终于将话题转到我的身上。

“看电视、看书、睡觉……”

“你看《新闻联播》吗?”

“从来不看。”

他的下巴好像要掉下来了,说:“从来不看?你从来不关心世界大事?”

“不关心,我特狭隘。”

“那你怎么考上的研究生?”

“保送的。”

“那你都看些什么电视?”

“八点档的婚姻剧:《牵手》、《不谈爱情》之类,也爱看武打片,最喜欢周星驰。”

他唏嘘。

“那你每天看报纸吗?”

“看啊。娱乐、家居、城市生活——就看这三版,其余到手就扔掉。”

“杂志呢?”

“最喜欢《读者》,也看《家庭》和《知音》。有时看一下《今古传奇》,不是期期看。”

“谁是你最喜欢的作家?”

“杜若、蓝莲花。”

“这些名字我怎么好像没听说过?”

“她们都是非常有名的网络写手。杜若的《天舞》,强烈推荐。”

“我觉得……你的文学趣味……嗯……怎么说呢,有待提高。我喜欢苏童,推荐他的《妻妾成群》,张爱玲也很不错。艾玛喜欢亦舒和梁凤仪。”

我赶紧说:“对了,你和艾玛怎样了?有没有再续前缘?”

“前缘?怎么可能?好马不吃回头草。”

“艾玛挺不错的。年轻、貌美、有才、时尚。和你在一起特般配。真的。”

他喝下一口酒,笑:“你晓得,有一本书里说过,恋爱中的人分成两类。一种是抒情型,这种人在恋爱中只寻求一个理想身影,哪怕次次碰壁,也百折不回。一种是叙事型,喜欢芸芸众生的种种色相。艾玛属于后者,我已经被她叙事过一回了。你呢?是抒情的,还是叙事的?”

“不知道,没研究过。”我擦擦嘴,说,“我吃完了。”

他的脸有些不好看。因为刚才他光顾着说话,没怎么动筷子。我倒是边听边吃,很快就结束了战斗。

“没想到你的话那么少。”他说,“对了,那个手册,能不能麻烦你抓紧点,人家等着要了。”

“我需要一个礼拜的时间,不过分吧?”

“当然不过分。晚上有空吗?到我家听音乐吧?有个朋友从国外带回来几张新碟,我有一套很好的音响……”

“今天有点晕机,改天吧。”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做昏厥状。

他打量我,苦笑:“我就这么没吸引力吗,安妮。我从未在任何女人面前有如此的挫败感。”

“人生总不能事事花团锦簇。”

他叫来服务小姐结账,不死心地又问:“你是不喜欢和所有的男人交往呢?还是独独不喜欢和我在一起?”

“你是在暗示我是Lesbian吗?”

“怎么会呢?”他看着我,说,“你是吗?”

彻底无语了!我翻着白眼站了起来。

萧观送我回家,一路上闷头不语,一副饱受打击的样子。

下车的时候,他摇下车窗对我说:“安妮,我也是抒情型。当抒情型遇到抒情型,擦出火花是早晚的事。”

他用火辣辣的眼光看着我,令我大感愧疚:“萧观,今天我心情不大好,眼睛肿着你也看见了。刚才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“心情不好,不如晚上来我家听音乐?多聊聊心情就好了。”他不死心,做最后的努力。

“谢谢,我不去了。”

我回到屋内,倒在床上,想起了沥川以前说过的话:“如果你习惯有男人这么对待你,将来你会嫁个比较好的男人。”

沥川,你害死我啦!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