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(1/2)

昆明号称春城,其实冬天还是很冷,不是北方的那种冷,是湿冷。

我和沥川穿的是一模一样的衣服:灰色高领毛衣,牛仔裤,旅游鞋,外套一件深蓝色的风衣。沥川说,这种打扮,走到路上一看就是一对情侣。其实,除去手中那根无法离开的手杖,沥川穿任何衣服都像香水广告的模特。而我,走在大街上,对着玻璃孤芳自赏,自诩有两分姿色,和沥川的相比,就太普通了。我都不大好意思和他走在一起。

因为担心过敏会引起皮肤感染,在我的苦苦哀求下,沥川没有戴义肢。他在自己的blackberry上计划了我们一天的日程:早上去官渡古镇吃小锅米线,购物,从姨妈家回来去大观楼、莲花公园,有力气的话爬一下西山;晚上去金马坊,到驼峰酒吧喝酒,去LDW吃米线。——这是沥川的一大特色:每天早起洗漱完毕,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写一个“To do list(办事清单)”,并时时检查自己的各种计划:周计划、月计划、年计划、五年计划,自认为是个很会安排时间的人。他还有一个特色就是学中文喜欢偷懒。比如在路上,如果看见什么招牌是英文的,哪怕是拼音,他就不记中文了。我问他,什么是LDW?

“老滇味啊!”他得意地说,觉得比我更云南,我一时无语。

姨妈挎着大菜篮看着我,脸上的表情很复杂。姨父只是莫衷一是地笑了笑,我知道他比较好对付。剩下两位表姐和姐夫,袖手旁观。小男孩豆豆,东张西望。

“姨妈,这是王沥川。我的……”我舔了舔嘴唇,“朋友。”

沥川微微颔首:“姨妈,您好。”

不得不说,此时的沥川目光深邃,神态矜持,气质清贵,言语坦荡,给人一种摄人的魄力和压力。

姨妈打量他半天,点了个头,没有答话。倒是姨父开了口:“明白了,你这丫头就是为了他和你爸大闹了一场。大年三十,离家出走。”

我脸皮挺厚地点点头:“姨父,我买了您喜欢的糯米茶。”先找软的捏,逐个攻破。

“哎呀,又要你破费。”姨父不顾姨妈铁青着脸,笑呵呵地说。看样子他还想再说两句缓和气氛,刚要张口,姨妈生生打断他:“小秋,外面挺冷的,到家里坐去吧。”她指示表姐夫:“小高,你帮小秋提下东西。”

她的话里,完全没有邀请沥川意思。我的脖子立时有些发硬,伸手将沥川一挽道:“不了,姨妈。我和沥川还有点事,改天再来。”

自从我妈去世,姨妈在我们家就有特殊的权威。爸常常把她看作是我妈的一道影子,对她是又亲又敬。可是,我骑了十个小时的自行车从个旧跑出来,不是为了让沥川站在我姨妈面前忍受耻辱!

沥川将我的手轻轻一捻,淡淡地说:“小秋,好不容易来趟昆明,应当看看姨妈。我下午再来接你。”然后,他平静地对所有的人都笑了笑,说:“新年快乐。”说罢,放开我的手,走向自己的汽车。司机不知何时已经悄悄地站了出来,为他拉开车门。

就在这时,我姨父忽然大声道:“等等,王先生。难得来趟昆明,请和小秋一起上来喝杯茶吧。”

珠珠姐趁机说:“是啊是啊,我们买了很多菜,一起吃个便饭吧!”

我姨妈对这两个吃里扒外的人怒目而视。敏敏姐更是拉着我的手,将我和沥川往家里拽。

大家一起走到宿舍门口,姨妈看着沥川,说:“王先生,楼上不好走,需要人帮吗?”

“不需要,姨妈。”沥川说,“您先请。”

除掉话音里的挑衅,姨妈其实说的是实话。她家住七楼,楼梯又窄又陡,每层楼的转弯处还堆满了杂物。就是常人上楼都不停地变换身子才得通过。就是这种房子,当年我姨父若不是凭劳动模范的资格,还分不到呢。

自家人熟门熟路,只听见蹬蹬蹬几声,姨妈他们都不见了。剩下我陪着沥川,一步一级,慢慢往上走。到了三楼,沥川倚着墙壁,稍稍休息了一下。他说:“你别老站在我后面。万一我摔倒,你岂不是要跟着跌下去?”

我说:“我就是要跟在你后头。万一跌倒了,还可以拦着你。”

他没再多说,用拐杖点了点楼梯,示意我先上去。没办法,我只好走在他前面去。继续陪他往上走。走到六楼,我一眼瞥见他鞋带有些松动,正打算弯腰下去替他系好。他拦住我:“不要紧,我自己来。”

“这个也跟我抢?”我白了他一眼。三下五除二,把绳结拉得死死的。

“上次你这么一系,害得我只好用剪刀剪开。”他嘀咕了一句。

我站起身,问:“你该不会连那双鞋也扔了吧?”

“可不是。”

得,这人从来不拿钱当钱,我跟他较什么劲呢。

到了七楼,姨妈家的人早已进了屋,只有姨父还守在门边替我们拉着弹簧门。沥川连忙上前将门拉住,我从他胸前挤进屋去。然后,他进门,替我脱了风衣,连同他自己的那件一起交到敏敏手中。他残疾的样子在众人面前一览无余。我看见敏敏的身子微微一怔。其他的人,则都在极力掩饰惊奇的目光。

“坐这里吧,沥川。”我指着客厅里唯一的一个有扶手的单人沙发,不由分说就把他往那边引。其实那是姨妈的专坐,她老喜欢坐在那儿打毛衣看电视。想不到沥川迅速地觉察到了那个座位的特殊性,不肯坐:“我坐那张椅子上就可以了。”说完,径自走到一个木椅子旁边,坐下来。

表姐一个一个地派茶。

姨妈喝了一口茶,问道:“王先生什么时候来的昆明?”

“今天早上的飞机。”我替他说。

“王先生今年多大?”她横了我一眼,又问。

“二十五。”

“你追我家小秋,追得还挺紧的呢。”

“不敢当,笨鸟先飞。”说这个人不懂中文,反应倒挺快。

“扑哧”,我和表姐一起笑,差点把茶喷出来。

“王先生……沥川,是吗?你在哪里读书?和小秋是同学吗?”姨父问。

“哎,你这老糊涂,一个十七,一个二十五,人家大我们家小秋八岁,怎么可能是同学?”姨妈数落他。

“我不是也大你八岁吗?八岁挺好,吉利。”姨父不服气地争道。

沥川说:“我已经毕业了,现在北京作建筑设计。”

姨妈点头:“建筑设计倒是个好职业。王先生,你家在哪里?”

开始查户口了。

“唔……北京。”

“北京?北京房子很贵啊!小燕她妈上次探亲回来说,一个简单的两室一厅,就卖一百万。你说,北京人一个月得挣多少钱才不当房奴?”

“姨妈,沥川在北京,收入不错。”我三言两语,堵住她的嘴。

“你知道,两个人在一起,钱不是最重要的。”姨妈话锋一转,“重要的是,一个男人,要懂得负责。”

话里有话,沥川保持沉默,一副虚心接受组织教育的样子。

“王先生,你二十五岁,应当找和你年纪相仿的女孩子做朋友。小秋刚上大学,什么都还没开始,样子和心智还像个高中生。她自己没有判断力,王先生,你倒要帮帮她。”

“姨妈——”

“大人说话,小孩别插嘴。”姨妈板起脸。

沥川避重就轻地说:“姨妈,小秋既能干又有主见,独立生活的能力很强,我不觉得我需要帮她什么。”

可惜他不知道姨妈和我爸是死党。我爸的意志,她一向是坚定不移地执行者。不然,我爸那么倔的一个老头,不会对她尊敬有加。当年我弟想到姨妈家过暑假,其实是想看《神雕侠侣》。我爸一声叮嘱,那个暑假弟弟不但没看着《神雕》,连《新闻联播》都没看着。

“说到独立生活的能力,”姨妈拿出杀手锏:“王先生的身体状况,自己还需要人照顾。我们这些做家长的,怎能放心将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交给你?”

我从小到大,从来没恨过姨妈。因为这句话,我有点恨她。我开始烦躁地啃起了指甲——每当愤怒而无处发泄的时候,我就下意识地要咬自己。

沥川拿开我的手。沉默片刻,说:“姨妈,人生之中,旦夕祸福,难以预料。我不需要小秋照顾我,我会好好照顾小秋。请您放心。”

他说得面不改色,不卑不亢。姨妈张了张口,无话可说,便向姨父使了一个眼色,让他说话。

姨父沉吟片刻,说:“沥川,你爱吃饺子吗?我们今天包饺子。珠珠她妈,快去切菜吧。”

趁着姨妈怒气冲冲走向厨房,姨父拍了拍沥川的肩膀:“别介意,你姨妈平时还是挺慈祥的。”

沥川淡淡一笑:“哪里,姨妈说的也是实话。”

从进门的那一刻起,我一直在想找什么理由才可以带着沥川溜之大吉。可我上海的表姐夫一听说沥川做的是建筑,顿时就和他聊上了:“王先生做的是建筑设计?我在宏都地产,对这行里的人挺熟的,你在哪家公司供职?”

“是家瑞士公司,CGP Architects。”

“听说过听说过。王先生外语一定很好吧。北京的情况我不熟,上海有它的分部,行业声誉非常棒。外观和园林设计格外有名。就是生意太忙,我们拿钱请人还排不上队。上海分部有两位外国设计师特别牛,可惜都不会中文,和他们讲话要请专业翻译,一小时五百块。”姨夫转头看着我,说:“当时小秋发现自己的专业是英文,还老大不乐意。你看看,学好英文一样挣大钱!”

“现在北京总部倒请了几位来自中国本土的设计师,相当优秀,沟通会方便很多。对了,姐夫在地产界具体做什么?”

“规划,规划部经理。”他递过去一张名片,“以后我们在上海找设计师困难,可不可以来北京找你?”

“没问题。对不起我没带名片,这是我的电话。你们公司的方先生,我在北京见过一面,还一起吃过饭呢。”

“哪个方先生?”

“方远华。”

“那是总经理。”

“对,对。”

“原来王先生有这么多人脉。”姐夫笑容满面地看着他,脸上已经明显地写着“喜欢”两个字。

珠珠姐的男朋友也姓王,叫王裕民,他和珠珠同在一家房地产公司。裕民和珠珠一样,只读过夜大,后来有工作挣了钱,又在云南大学读了一个研究生学位班。这种班入学容易学费也高,可是毕业后没有学位证,只有一个毕业证,所以也不是太正规的文凭。姨妈便不高兴,一直不同意他们来往。姨妈当初极力想把她同事的一位清华大学毕业的儿子介绍给珠珠,两人处了一段时间,珠珠不喜欢,主动和人家吹了,把姨妈气个半死。这是裕民第一次上门,拎了一大堆贵重的礼物,看上去挺紧张的。不料半路杀出个王沥川,成了姨妈的主攻对象,分散了她的注意力,裕民正好松口气。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