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(2/2)

“西芹百合。”

“就这些吗?”

“小秋,你还要什么吗?”

我拿眼瞪他:“你是本来就吃素呢,还是想替我省钱?西芹百合这种菜,不如我自己炒来给你吃。”

“我不怎么吃肉,是真的。”

“你吃鱼吗?”在咖啡馆,他老吃吞拿鱼三文治的。

“鱼挺爱吃的。”

“那我要清蒸鲈鱼。”这顿饭是谢他的,一定要有好菜。

“鲈鱼是另价,按斤数算。”

“来条中号的吧。再来两碗米饭。”

“小号就可以了。”沥川补充。

“好吧。”我叹了一口气。

离晚饭高峰时间尚早,餐厅里没什么人。菜很快就端上来了。

“早上回来的时候,遇见了你的朋友。”我说。

“我的朋友?谁?”

“他说他叫纪桓。”

“哦,对。他住在四十二层,我总在游泳池里碰到他,后来渐渐相熟。”

“你喜欢游泳?”

“挺喜欢的。”

“我也喜欢,而且还是我们那个县少年运动会四百米自由泳的冠军呢。我家就在河边。夏天的时候,天天游泳。可惜来到这里,大学的游泳池只有暑假才开放,我只好改成每天跑步了。”

“难怪你看上去精神那么好,脸色总是红红润润的。”他凝视我的脸说。

“天生爱运动。吃,你为什么不吃?多吃点啊。”

他倒是吃,只是半天才动一下筷子。

“放心,是我的那份都会吃完的。”他依然慢慢地吃,细嚼慢咽,仿佛消化功能有障碍。

“我不说话了,免得你老要答话,不吃饭。”

过了一会儿,见他实在吃得慢,我又说:“别勉强自己的胃,吃不完的我可以打包带走,当明天的午饭。”

“寝室有冰箱吗?”

“没有。一晚上不会坏的了。”

“一晚上肯定会坏的。”

“我把它放在窗台上凉着,夜晚气温低,没事儿。”

“又不是咸鱼。”

他吃了一会儿,我在一旁帮他吃,总算把西芹百合吃完了。然后我们一起吃鱼。

“这鱼很好吃。”他开始加快速度,“你晚上做什么?跳舞吗?”

“不跳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不喜欢集体活动,虽然我总是尽量做到合群。我宁愿一个人躺在被窝里看小说,听音乐,吃零食。”

“或者,一个人去看恐怖电影。”他加上一句。

“说得不错。”

“蚊帐上贴着两张白纸的,是你的床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其它床上都有城市女孩子的特征。”他说。

“什么特征?”

“床头至少有一个洋娃娃。”

我觉得好笑:“怎么我从来没注意到这一点?”

“白纸上写的是什么?”他问。

“一阴一阳之谓道,乐天知命故不忧。”我说,“《易经》里的话。我爸是语文老师。”

“嗯……”他夸我:“还挺有学问的。”

“《易经》用英文怎么说?”

“Book of Changes.也有人就叫 I-ching.”

“说到易经,你会算命吗?”他又问。

“不会。文不会算命,武不会打米。”我用筷子戳着鱼头,研究还有哪个部位可以吃。

他无声地笑了:“那么,小秋,今天晚上你愿意到我那里去游泳吗?”

“如果你把这条鱼吃完,我就去。”

他慢条斯理地将那条鲈鱼吃得一干二净,剩下一堆凌乱的鱼骨,干净得可以用来做标本。

服务员送来账单,我掏出钱包,他眼疾手快地将两张一百元的钞票递了过去:“谢谢,不用找了。”

“喂喂,谁让你付账了?”我叫道。

“你是学生。还在打工。”

“说好了今天我请客的!服务员,麻烦你把钱还给他!”

他按住我的手:“以后只要我们在一起吃东西,永远是我付钱。Let’s make it a rule, clear?”

我张大口要反驳,被他用目光制止。

“今天且不和你计较。”我说,心底暗暗欢喜,原来以后还有一起吃饭的机会。

他送我到寝室楼下,等我去取游泳衣。寝室里的派对也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中。我匆匆向宁安安打了一个招呼,冯静儿低声过来问:“晚上去跳舞吗?我们都去。男士买的票。你不去,修岳就落单了。”

“我有事。”

“那位王同学呢?来不来陪你?”

“不来……我们甚至都谈不上是朋友,只是认识而已。”我再次更正。

“说句话你别难受,到时候伤心了,别怪我没提醒你,”她说,语气淡淡的,“别陷得太深。你们俩个,不可能。”

我没问她为什么,提着我的书包就下楼了。

沥川还在楼下等着我。我们一起往前走,地上有人扔桔子皮,我差点滑一跤,被他及时拉住:“小心。”

“我走路老是不看地。”我说。

“我倒是经常看地,我替你看着。”他说,“不过,你得一直牵着我的手才成。”

说完这话,他顺理成章地握住我的手,好像要时时照顾我,以防止摔倒的样子。

“今天我找了个近的位置停车,不用走到校门口。”他指着不远处的一幢红色的小楼。

我看着他,哑然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你把车停在那儿了?”

“嗯。有什么不对吗?那里的停车场又大又空。”

“死定了,那是校长办公室,三位校长的车都停在那里。”我说,“你慢慢走,我先去侦查一下,看你的车被拖走了没有。”

“你去,我在这里歇一会儿。”

学校是园林式设计,到处都有椅子。他找到一个木椅坐下来,脸有些发白。

他是高位截肢,带着义肢走了这么远,怎能不辛苦。我没有离开他,陪他坐下来,从包里找出一瓶矿泉水:“要不要喝水?”

他摇头。

坐了片刻,又站起来继续走。正在这当儿,我们看见一辆黑色的奔驰驶过来。等我们一起走到停车场,那辆奔驰也驶进了停车场。我一眼看见沥川的车,然后我用力拧他的手。

“又怎么了?”

“沥川同学,你停车也不找个好地方。你停的是校长的车位。”

“那个位子应当是残障车位吧。”他说。

“这里不是美国!”

那辆奔驰车在我们面前停下来,似乎等着我们把车开走,把车位空出来。

我小声说:“沥川,快上车,我们快走。”

来不及了。车门打开了,一个银发老者走出来,手里提着一个公文包。

“他是刘校长。”我的手在发抖,开学典礼里我见过他在礼堂里做报告。

“他是校长,又不是鬼,你怕什么?”沥川牵着我的手,向老者微笑,“刘校长,您好!”

我彻底无语。

“你好,你是——”

“王沥川。这位是我的表妹,谢小秋。大学一年级。”

我红着脸,说:“刘校长,您好。”

“小同学,你找我有事?”刘校长和气地握了握沥川的手,又握了握我的手。我一阵紧张,不禁用力掐沥川的手心。

“是这样。小秋初来乍到,对学校的生活还没有完全适应。她认为我们大学的设施、制度还有不够完美地方,想向您提点建议。”沥川侃侃而谈,完全不理会我。

天啊,我在心底哀号,沥川大哥,您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!

“哦,我们很重视新生对学校的意见,谢同学,你愿意到我办公室里来详谈吗?”

“这个……她比较紧张,还是就在这里谈吧。小秋,你和校长谈,我去把车子倒出来。对不起,刘校长,我只是临时停车。”

“不着急倒车,这里有多余的车位,我的司机会把车停好的。”校长从容道来,非常有风度。

我心跳三百,结结巴巴:“校长,我认为女生宿舍给水时间……太短。一天只来三次水,根本不够用。听说学校这样做是为了争当节水先进。”

“我们正在讨论这个问题。相信下个月就会有新的举措。”

“我是从偏远地区来上学的,学校食堂的就餐标准太高。饭菜价格太贵。我们负担不起。”

“嗯,”校长说,“你这表哥看上去很有钱,让他资助你一点。你努力学习争取奖学金?”

“为了承担日常开销,我们困难学生必须打工,没有时间学习。所以也拿不到奖学金。我认为……我认为……学校奖学金的体制有问题。”反正横竖说出口了,我就豁出去多说一点。

“体制有问题?”校长眯起了眼睛。

“奖学金应当分成两类,一类是助学金,是帮助生活困难的学生学习的。再一类才是奖学金,全凭竞争,以分数定高下。”

“学校一直有助学金发给困难同学。你从没申请吗?”

“申请了,没批。”

“同学,你是哪个系的?”校长问。

“英文系。”

“那你用英文写个proposal吧。你写,我们开会讨论。讨论的结果我通知你。”校长的脸一直微笑:“我还有一个会,先告辞了。”

校长走了,沥川站在车门边,抱着胳膊看着我,浅笑。

我咬牙切齿:“王沥川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“你看,你不是说得很好吗?这就叫好苗子,给一点阳光就发芽。”他继续打趣。

“那个proposal,我根本不会写。”

“你写好,我帮你改。我只改措辞,你自己修正语法错误。”

“你会写?”

“我经常写。我们搞建筑的,投标的时候要写标书。格式差不多。”

“我觉得,中文不是你的母语。”我打击他。

“我中文说得不好?”

“那倒不是,你不会用筷子。”

“我怎么不会用筷子?我在国外就爱吃寿司,总用筷子。”

“偶尔用和常年用,有本质的区别。”

“什么本质区别?”

“这区别就在吃鱼上。不可以一端上来就用筷子剁成两半。应当吃完一面,翻一个身,再吃一面。”

“幸好每次宴会我都不吃全鱼,只吃鱼块,嫌麻烦。”他笑了,“不然让人看见了,得有多粗野啊。——下次你教我?”

“你请客才行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