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448-451】他的深爱活了过来(1/2)

如果说到这方面的经验,简宁也算丰富,只是她活了两辈子,只有过两个男人,一个是她的初恋,一个是她的前夫,她的所有经验都来源于那两个男人。

为什么朝着自己的恩人下手?

彭城是恩人,她一直都记得,从不愿去沾染他,怕将他拖下这肮脏的污水,可他自己送上门来,三番五次地不肯离开,还标榜着爱死去的简宁一万年。他如果爱着简宁一万年,那么此时此刻他在做什么?他为什么要照顾别的女人一辈子?

她走不出自己的魔障,莫苒的身体,简宁的心,他们所谓的爱,和此刻的她又有什么关系?她并不是莫苒和简宁当中的任何一个人。

简家是肮脏的,她的爸爸、爷爷每一个人都不干净,只有秦家和顾家是对的,他们秉持着正义和道德,将谎言美化,送简家一个锦绣美誉,让简家所有人都活在他们设下的桎梏里!只有他们的那一双双眼睛是与众不同的,只要真相一天不公开,简家便只能如同小丑一般在他们的视线里蹦跶!

难怪爸爸的生意做得再大却从来不肯北上,妈妈出席活动很少在C市抛头露面,连爷爷的墓也往南方迁移,远离了他生活了一辈子的京城,爷爷生前常说,若能死于故土葬于曾祖父母身边,是一种福分……

不,她并不会感激顾家,更不会感激秦家,她这个活在谎言编织而成的美梦中的简家大小姐,梦醒的这一刻,过往的所有寸寸破碎,呈现给她一个个地狱般惨痛的现实,周遭烈火扑面而来,转瞬又化为寒冰刺骨,她在这冰火两重天里疼得无以复加。

眼里渐渐起了雾气,耳边什么都听不到,简宁看到彭城在她的眼前,他的头高悬在她的上方,好看的唇一张一合,好像在对她说些什么,可她听不清,什么都听不清。

她还想抬起双臂抓住彭城,脑袋却控制不了身体,根本抬不起来,而且,她连彭城有没有进来,是不是在卖力,她也完全没感觉,眼皮沉重,慢慢地慢慢地合上了。

……

不知道过了多久,简宁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周围一片漆黑,只有背后的壁灯好像有一点光亮照过来,她觉得渴,习惯地伸手去摸床头柜。

没摸到水杯,却摸到了一只温热的手,她像是做了噩梦般僵直了身体,动也不敢动。

这些日子,如果说她曾经在谁的怀中醒来过,大概只有那个已经入了狱的禽兽傅天泽,睡在仇人的怀里,时刻担心仇人知道她隐藏的秘密,这是她无法忘记的噩梦。

难道傅天泽入狱接受法律的制裁只是她的一场美梦?她其实还没有逃离那段黑色的日子,她的妈妈还被傅天泽囚禁着?

如她所愿般,这具身体的主人在她的头顶处开了口:“醒了?想喝水还是饿了?”

他说话的声音很动听,带着没睡饱的慵懒,与他说话同步的是,他的胳膊也收紧了点,简宁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是睡在他的臂弯里的,相拥而眠的姿势,她……还有彭城。

记忆都回来了,简宁感觉了一下自己,被子底下的她应该套了睡衣,却没有穿内衣,与彭城相拥,她的柔软和他的硬朗对比分明。

哦,昨晚他们做了,她起的头。

见她不说话,彭城的头低下来,吻了吻她的额头,又将她往怀里搂了搂,说话带着鼻音道:“现在是半夜,你一觉就睡了快十个小时。饿了的话,我下床给你煮点东西吃。”

彭城的口吻一贯都算温柔体贴,但能这么温柔体贴,只能是在事后。

不知道是彭城做的太温柔,还是之前顾景臣太粗鲁,简宁的身体没什么太多感觉,她有点怀疑地问彭城:“我们……”

她说了一半,语气明显有点底气不足。

卧室里很黑,看不太清彭城的脸色,他贴着她的耳边闷闷道:“你竟然睡着了,我真是太失败了。”

彭城说完这句,脸埋进简宁的颈窝里,叹了口气道:“昨晚很美妙,可惜你好像不记得了。”

他的语气是略带了遗憾的,又似乎只是单纯的陈述而已。

简宁昨天的确是疯了,太多的真相扑面而来,压得她喘不过气,冲动之下的许多行为,她一清醒就开始后悔,比如……昨晚。

她已经把自己变成了什么模样,她把彭城当成了什么?最不愿拖下水的那个人,她拖他下了水,犯下的错是不是还有机会补救?

被彭城抱在怀里,她的身体还是没有办法完全放松,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,在谁的怀里,她都没有办法放松下来,时刻担心枕边人会变成另一个样子,禽兽不如,毫无人性地撕碎了她。

察觉到她的僵硬和沉默,彭城倒也没有生气,反而扭了扭脖子,伸了个懒腰,带着困倦道:“看样子是饿坏了,我下去给你弄点吃的……”

他说着,揽着简宁的那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,柔和的灯光里,他又俯下身来问她,眉目温柔:“不会厨房里什么吃的都没有吧?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这样我可什么都变不出来。”

简宁的身体都在被子里,她可以在顾景臣和傅天泽面前做尽了戏,可在彭城的面前,她做不出来,眼神里满满都是无措,对上彭城好看的桃花眼和头上那刺眼的白绷带,她固然觉得彭城太帅太可口,可这人并不该是属于她的,死过一次的人,总是有格外多的自知之明。

“不想说话就继续睡吧,昨天肯定累坏了,手机呢,我帮你拿回来了,但是好像没电关机了,就在床头柜上。”彭城说完,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手机,眼睛却移开了,也没继续说什么,抬起脚朝着厨房走去。

卧室里恢复了一个人,简宁听着厨房里的声音,心里稍微地松了一口气,转过头看向床头柜上的手机——落在殡仪馆了,彭城肯定是去过,才给她拿了回来。

她不想去拿手机,这时候更不想接到任何人的电话或者短信骚扰。她闭了闭眼睛,还没有消化掉这一团乱麻的真实。

真的太累,她闭着眼又迷迷糊糊地睡着,直到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,鼻端闻到一阵香气。

她重新睁眼,被强光照得抬手去挡,彭城将卧室的主灯开了,端了碗坐在床边看着她。

壁灯的昏黄还可以遮掩点尴尬,头顶的主灯照耀下,一切就都无所遁形了。

“起来吃点东西再睡,小心胃饿坏了会疼。”彭城笑道。

简宁却直勾勾盯着他身上的衣服。

彭城低头一看,也笑了:“没有合适的衣服,所以披了你的睡袍,稍微暖和点,但有点小了。起来吧,乖,吃了再睡。”

他穿的睡袍袖子短了一大截,肩膀也不够宽,的确很可笑。

简宁见他这么坦然,她却真的笑了出来,与此同时撑着手从床上坐起,要去接彭城手里的碗。

彭城没放手给她,只是把勺子递过去:“有点烫,我拿着碗,你慢点吃。”

一碗颜色很好看的糖水蛋。

简宁没有办法拒绝彭城的周到和体贴,看了他一眼,眼睛却敛了下去,听话地就着他手里的碗吃起来。

不知道是简宁的心情太差,还是彭城的手艺的确不佳,简宁吃着觉得食不知味,但她还是硬着头皮将三个糖水蛋全部吃了下去,且喝光了碗里的汤。

等她吃完,彭城笑道:“真是饿坏了?吃得这么干净。吃完了就睡不好,坐会儿吧,我去收拾一下。”

彭城又去了厨房,无论是他身上穿的衣服,还是他手里端着的碗,和要去的地方,似乎都熟门熟路,俨然是这里的男主人一般。

简宁无法不拿彭城跟从前的男人做比较,顾景臣曾经为她下过厨,次数一只手数的过来,且从来心不甘情不愿,傅天泽曾是她的丈夫,她爸爸放在身边栽培的战友的遗孤,在撕破脸之前,傅天泽一直是温柔且体贴的,比彭城刚才的周到体贴更要精致百倍,可惜,傅天泽是在做戏,他并不爱简宁。

温柔体贴的男人,对简宁来说,是再也不敢招惹的,甚至连男人这个物种,简宁也没再想过付出真心。

她时刻带着防备、戒备,为避免尴尬,她在彭城回来之前,便已经重新躺下了,脸侧对着床里面。她拖下水的彭城,她后悔了,如果他要走,就让他走,如果他要留,也随便他。似乎只有这样,才算是她该有的态度。

简宁心里盼着彭城离开,做完了一场,双方都忘了最好,如果他还曾尽兴,也算是她的补偿。

可是彭城并没有如她所愿,他从厨房走进来,关了灯,重新地走到床边来,不知道是不是迟疑了,他在床边停顿了一下,目光定在简宁的后背上。

但是,下一分钟,他还是掀开被子躺了下来,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,他没有伸手搂住她,或者将身体靠过来,他似乎也觉得有点尴尬,毕竟是初次发生亲密关系,双方也算熟,有点难以收场。

大概过了两个小时,两个人都没有动,彭城的眼睛也一直是睁开的,不知道在看哪里,简宁是睡够了,彭城却是在想事情。

此章加到书签